首 页| |城市ag现场厅|开户| |电子ag现场厅|开户| |行政ag现场厅|开户| |交通ag现场厅|开户| |旅游ag现场厅|开户| |卫星ag现场厅|开户| |城区ag现场厅|开户| |世界ag现场厅|开户| |黄页ag现场厅|开户
当前位置:首页 >
= 东乡族城区ag现场厅|开户 =
= 东乡族自治县的资讯 =
形成发展:东乡族的族源和形成,是以撒尔塔人为主,与当地回族、.汉族及少量的蒙古族等逐渐融合而成。东乡族自称为“撒尔塔”,撒尔塔原意为“商贾”,十二、十三世纪的撒尔塔是指定居于中亚一带的信仰伊斯兰教的各种人,主要是色目人。《蒙古秘史》载,13世纪初,成吉思汗“征撒尔塔兀勒凡七年”,大量的撒尔塔人被“签发”东迁,部分屯戍河州东乡一带。后被元世祖下令将军户变为民户,遂定居东乡地区。明《河州志》载,“孝奇名于地志,与大夏而西通”。“黄河部落接康居”,东乡地区大量的奇僻地名与撒尔塔地名、部落名相对应。如东乡的甘土光、纳伦光、萨勒、库麦土、胡拉松、乃忙等地名,分别与中亚的干土城、苏联吉尔吉斯共和国的纳伦城、不花刺和撒马尔罕之间的撒里普勒、土库曼、呼罗珊、乃蛮相同或相似。东乡地名中至今保留着许多以工匠命名的村庄。免古赤(银匠)、益哈赤(碗匠)、阿娄赤(编织匠)、坎迟赤(麻匠)、阿拉松赤(皮匠)、托木赤(铁匠)等。分布集中连片,元代有弓甲匠达鲁花赤管理。是被成吉思汗征调服役的撒尔塔“诸色人匠”活动的历史遗迹。至今有一些家族流传着祖上来自阿拉伯、波斯、中亚一带的说法。以哈木则为首的40个传教者和阿里阿塔率领的8个赛义德,曾来河州一带传教。其中有14人定居东乡,亡后葬在东乡,其后裔分布在东乡县高山、达板、坪庄、龙泉乡。部分东乡人的外貌特征与中亚人相似,大胡须、高鼻梁、深眼窝、蓝眼睛。东乡族形成中融合了一些伊斯兰化的蒙古人,元代安西王阿难答部信仰伊斯兰教的部分部众有可能到东乡地区。东乡语属蒙古语族,东乡族形成时受到蒙古族的影响。通过移民、驻军、屯田、亢发等形式亦有汉族定居在东乡的,有的融合于东乡族。至今东乡县锁南镇的王家、张王家,汪集乡高家,达板乡黄家等村以及唐汪乡的一些东乡人,自说祖先是汉族,后成为“随义散撒尔塔”。东乡县百和乡千腊家村等,说其祖上是藏族。明代在河州设有“番客百户所”,所设的屯寨中,东乡有锁南坝、红崖子、喇嘛川、三条沟、梨子山5寨,分别由左所、右所、前所、中前所管辖。这些屯寨的屯民编入千户、百户,给土官交纳贡赋,承担差役。明洪武中期,河州改行里甲制度,东乡设9里。归里管辖的民户,属民籍。明朝,东乡族人民主要从事于农业生产,畜牧业也占有重要的地位。东乡族许多生活日用品用羊毛制成,至今留有养马:养羊的历史痕迹。地名中有不少马场、“郭尼米”(羊沟)、“佛格光”(牛沟)、毛勒(马)山等。手工业在清代时有毛毛匠(即制皮毛业)、织褐、擀毡、铁制、石雕、磨房、油坊等,以织褐和擀毡最出名。民国时东乡织褐工艺大有进益,单线改双线,能织精美花纹,纬线从400根增加到1200根。东乡人制的毡种类繁多,有春毛毡、秋毛毡,还有沙毡。东乡与其它地区的交往孔道,主要通过黄河、洮河与大夏河。黄河上有黑城渡、盐场渡、红崖渡、他家渡,洮河渡口有马巷口渡、红柳渡、野松达板渡、科妥渡。大夏河渡口有折桥、右丞桥、浊湖桥。除木船摆渡外,还有羊皮筏子乘渡。木制和石制的工具在农业生产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主要农作物在洋芋、小麦、玉米、豌豆、青稞、燕麦、荞麦、糜子、大豆等,其中洋芋的产量较高,播种面积较大。集市贸易清代有锁南、唐汪等6个集。民国初增加到10个集。东乡族人民在旧社会受着地主阶级的沉重剥削,担负着历史官府的田税和差徭。清康熙年间东乡地区交纳田赋千石左右,地丁银二三千两。清代后期,每年向官府交纳民粮24000石,屯粮24000石,合计48000石。民国37年,韩起功一次抓兵3000人,形成“集市无人烟,乡村无青年”的惨景。在历史上东乡人民和其他各族人民一起,对封建统治阶级的残酷压迫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其中着名的有清顺治五年(1646年)四月,以闯塌天为首的东乡族人民的反清斗争;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苏四十三率义军途经东张地区时,锁南、唐汪川、洪济桥等地约2000多群众参加反清行列。清咸丰九年(1859年),东乡族马有哥、马录录和闵福英率部阻击清军,参加围攻河州、双城的战斗;光绪二十六年,被称为五统领的东乡红泥滩马福寿和八苏池马忠效统帅1500名回族,东乡族土兵,在北京抗击八国联军;民国17年,参加反对国民军的斗争;民国32年,东乡族马木哥、马撒尔东、马生文等率部参加“甘南农民起义”,反对国民党统治的斗争。东乡语属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日本及西方一些国家的着作中称为“撒尔塔语”。句子结构是主、宾、谓的次序,状语在谓语之前,定语在被修饰词之前,有锁南坝、汪家集、那勒寺方言区别。现在东乡语中,32.89%的词汇与蒙语相同或相似;汉语词汇约占49%,其余为阿拉伯、波斯、突厥词汇,大多数东乡人兼通汉语,汉字是东乡族通用文字。
基本概况:东乡族自治县位于甘肃省中部西南面,临夏回族自治州东面,东径103°10′~44′,北纬35°30′~36′之间。东临洮河与定西地区毗邻,南与广河、和政两县接壤,西接大夏河、与临夏市、临夏县为界,北隔黄河与永靖县相望。自治县地貌呈方圆形,四面环水,中间高突。东西宽51公里,南北宽47公里,总面积1510平方公里,其中陆地面积1462平方公里,最高海拔2664米、最低海拔1736米,平均海拔2610米。境内山峦起伏,六大山梁夹着六条山沟,以县城锁南镇为中心向全县伞状延伸遍布。气候干燥,冬长夏短,无霜期年平均138天,年降雨量为200~500毫米。东乡历史源远流长,境内有丰富的马家窑、齐家,辛店等文化类型。东乡族自称“撒尔塔”,有语言、无文字,信仰伊斯兰教,是13世纪成吉思汗西征时,从中亚撒马尔汗等地被迫东迁的回回色目人,以此为主体,融合当地一部分汉、藏、蒙古等民族,逐渐形成的民族共同体-东乡族。历史上,东乡没有县的建制,隶属河州管辖,1949年8月22日东乡解放。1950年10月,根据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成立了相当于县一级的东乡自治区。1955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正式定名为东乡族自治县。东乡以农业为主,是一个典型的旱作农业县,全县总耕地面积为37.64万亩,其中山旱地占87.33%。目前,已初步建立起以稳定、高产为特色的山地旱农耕作体系。粮食作物主要有小麦、洋芋、玉米、豆类等,尤其盛产洋芋品优、质好、产量高;经济作物主要有油菜、胡麻、向日葵等。林业中全面落实“谁种谁有、林木归已、长期不变、允许转让”的政策,大搞生态造林和经济林栽植,累计造林面积达37.74万亩,林场2个、苗圃3处,林业总产值高达395.53万元。经济林木有50多种,主要有大接杏、桃、花椒等。畜牧业是全县农业经济的主要组成部分。
历史概况:东乡族因居住临夏州以东(古称河州,以河州城为中心,城周围分东、西、南、北四乡),东乡便由此得名。共和国成立以前历代统治者以“东乡回”称之。这是因为东乡族在生活习惯和宗教信仰方面,基本上与临夏回族相同,在历史文献上常把它归属于“回回”民族之内。人民政府经过民族识别工作,尊重本民族意愿,确定为东乡族。其自治地方命名为东乡族自治县。自13世纪初以来,来自不同地区、不同部族或民族的一些人聚居在东乡族这块土地上,他们共同生活,互相学习,逐渐融合。到了明代,终于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共同体——东乡族。东乡族虽拥有自己独特的民族语言(东乡族语言属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但从未创制民族文字,加之由于历史的原因,关于本民族的族源史料记载十分缺乏,只有零星史料和片断传说,说法也很不一致。因此,考察和介绍东乡族的族源及其形成过程,是个难度较大的问题。过去的文献资料中经常把东乡人的活动情况与回族情况一起记载。新中国建立后,东乡族的族源问题,受到一些学者重视,曾进行过多次考察研究,从已有的研究考察及论证结果来看,既有基本一致的认识,也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其主要说法有以下几种。东乡族族源成分中有回回色目人(即色目人中信仰伊斯兰教的那部分人)、蒙古人和汉族人等。回回色目人认为,东乡族族源和主体是回回色目人,是13世纪中叶从中亚迁徙而来的。这是随着近20年来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和有关东乡族的学术研讨会及学术界渐趋一致的认识。尤为东乡族的干部和群众所认同。至今在东乡族中流传着自己的祖先是中亚的撒尔塔人。这部分撒尔塔人是随着成吉思汗率领的蒙古军西征返回时带到中国并在东乡地区定居下来的,以后繁衍并融合了当地蒙、汉等一些民族成分而形成了今天的东乡族。因此,东乡族历来自称“撒尔塔”。“撒尔塔”一词是“撒塔”的转音,这种转音在东乡语中较为常见。“撒尔塔”的含义是泛指中亚一带的穆斯林,即回回色目人而言的。“撒尔塔”也曾作为当时中亚特定的地域,其中包括中国新疆的北部和西南一带。由此可见,东乡族自称"撒塔"和中亚一带的回回人有联系,这与西迁来的传说是吻合的。12世纪末至13世纪,蒙古部落崛起于大漠南北,成吉思汗挥军向西,发动了大规模的西征。蒙古军队在征服中亚的过程中,组织了大量的回回军和大批回回工匠为其服劳役。据史书记载,当时回回军和工匠已达20多万人,这些人中的一部分随军到达了今日甘肃省的东乡一带。成吉思汗曾把在征服中亚各国时掳掠而来的撒尔塔人编入“探马赤军”。战时参战打仗,平时放牧屯垦。这些撒尔塔人中,有军械匠、水军、枪手,也有商人、传教士。征服者在自己的屯戍地内,把撒尔塔人的各类工匠分别集中到一个地方居住,并根据分工命名居住的名称。至今东乡族保留的许多村名中,仍有以工匠的工种命名,如东乡的“勉古赤”乡,是银匠的意思;“阿类赤”村,是编织匠的意思;“托木赤”村,是铁匠的意思;“依哈赤”村,是钉碗匠的意思;“陶毛赤”村,意为制革匠。东乡地区的“他木赤”地名,是探马赤军的转音。在地名中,还有“八素赤”、“沙河赤”、“达鲁花赤”,都是“镇守者”的意思,由此可见,东乡当时是探马赤军屯守的地区。由于东乡三面环水,中间高山耸起,北有扎木赤驿站(管理驿马事务的站,现刘家峡水库一带),是控制东西交通的咽喉。因此,它成为探马赤军能攻能守的战略要地。此外,还有“屯田”、“屯地”、“民地”、“新屯地”等遗留地名,都说明了“探马赤军”当时在东乡地区屯田的情况。从外貌特征看,东乡族许多男子高鼻梁,眼窝深,胡须长,脸形椭圆,女子皮肤白皙,这同中亚人颇有相似之处,也说明了东乡族与中亚信仰伊斯兰教的撒尔塔人的渊源关系。蒙古人认为,东乡族是成吉思汗时留住河州一带的蒙古军的后裔,逐渐由“兵”转为“民”的。传说成吉思汗时期,有许多蒙古军驻守在河州一带,以后大部分调走,但仍有一部分继续留驻在东乡地区。伊斯兰教自西北传入,经青海、循化到达河州一带,当地大多数蒙古人也都改信了伊斯兰教,发展成为东乡族的一部分。这种情况有一定的史实根据,1227年3月,成吉思汗占领了河州和西宁地区,河州曾是蒙古军的重要屯居点。蒙哥汗时,为了西控吐蕃,河州一带更成为蒙古军重镇。元世祖平定康藏,建都北京,派宗王、万户府、吐蕃宣慰使俱驻河州。13世纪末(元成宗铁木耳时),驻守唐兀(河州在内)地区的蒙古王阿南达(忽必烈孙)信奉了伊斯兰教,其部下15万余人,“闻从而信教者成其大半”。13世纪以来,东乡地区就有蒙古屯戍军,直到元末文宗至顺元年(1330年)。还有“命陕西行署赈蒙古屯田卫士粮两月”的记载。元世祖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以后,在全国农业地区普遍建立了“社”的组织,元政府命令各地“蒙古、探马赤军人一体入社,依例劝课”。他们被编入“社”后,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与当地人民关系更密切,虽然仍是元代的“军户”,但已逐渐向“民户”转变。驻屯在东乡的蒙古屯戍军,大体在这时定居下来。还有一些学者认为,在东乡族形成过程中或在东乡族形成以后融合了当地的汉族等其他民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消除了民族压迫的政治制度,实行民族区域自治,使东乡族人民在政治上获得了平等的权利。1950年9月25日,东乡自治区正式成立。1953年12月,经上级批准,东乡自治区改名为东乡族自治区。1955年改名为东乡族自治县(郝文明、王铁志主编之国家民委民族问题研究中心专着《中国民族》,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1年3月版)
风俗习惯:新郎偷厨和戏公伯—东乡族婚俗:居住在甘肃黄河以南的东乡族的婚礼十分有趣,有新郎“偷厨”的习俗。在娶亲这天,新郎和迎亲的队伍到了女方家之后,女方要设宴款待。婚宴结束,新郎要将家中准备好的木梳送到新娘的闺房中,要向帮助新娘梳妆打扮的女眷道谢。接着新郎和伴郎便溜进女方家的厨房,一方面客客气气向厨师和烧火的姑娘们道谢,二是找准机会从厨房中“偷”走一件厨房用具。但是姑娘们都是知道新郎的真正来意的,想从她们眼皮子底下“偷”走用具谈何容易。但是一般姑娘是不会放过这一戏弄新郎的机会的,她们会捉住新郎,将他脸上抹得黑黑的,就在这混乱中,新郎迅速“偷”走一样东西,藏在身上,再冲出重围,在姑娘们的嬉笑中,狼狈逃窜。在其它一些地方的东乡族,婚礼上还有戏公伯和砸枕头的活动。当新娘进入洞房之后,送亲队伍中的来宾便开始戏公伯了。新郎的父亲和舅伯等长辈,脸上被涂上锅烟灰,头上戴着高高的纸帽,耳朵上挂着一串红辣椒,身上反穿羊皮袄,手脚还用铁链假装绑上,被人按坐在一个翻倒的桌子里,抬着示众嬉戏。有的地方还要将打扮的象小丑一般的公爹,倒骑在毛驴或牛背上。如此折腾,公爹和亲戚都不会生气,有的还故意做出怪样和高难度动作,因为在东乡人眼里,这样做是男家对新娘子到来的最真诚的欢迎。戏公伯之后,还有砸枕头,这一般是闹洞房的高潮。新娘躲在炕角,姑娘们围着她,小伙子们冲进洞房,要看新娘的嫁妆,并将枕头反复评头论足,故意说新娘手艺不好,并将枕头砸向新娘。炕上的姑娘们紧紧护着新娘,将砸来的枕头扔回去,双方你来我往,十分热闹。最后,新娘被砸得吃不消了,只好揭开面纱,让小伙子看她的面容。打开箱子,让小伙子看她的嫁妆。
“号帽”与“盖头”:东乡族早期主要从事以养羊为主的畜牧业,穿用羊毛纺线织成的褐衫和用羊皮制作的皮袍。到了近现代,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服装原料和款式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布料大为增加。妇女多穿圆领、大襟、宽袖衣和长裤、套裤,盛装之时则多着绣花衣、绣花裙和绣花鞋,头戴包头。男子穿宽大长袍,束腰带,也有穿对襟无钮长衫“仲白”的。18世纪以后,伊斯兰教逐渐成为东乡族的全民信仰。由于宗教信仰的统一和长期与回、汉等民族的交往与杂居,东乡族的服饰又产生了较大变化,逐渐与当地的回族服饰接近。其特点主要表现在头饰上。男子一般戴被称为“号帽”的白色或黑色的无檐小帽,妇女则多戴“盖头”。盖头是用纱、绸或绒布缝制而成的类似披风帽似的头巾,一般长至腰际,戴上以后头部及脖颈均被遮住,只露出面孔。其颜色依年龄而不同,少女及新婚少妇戴绿色的,中年妇女戴黑色的,老年妇女戴白色的。现在,东乡族的服饰简洁而朴素。妇女多头戴盖头,上穿宽身、大襟、右衽及膝衣,外套长坎肩。男子头戴号帽,上穿对襟白布衫,外套短小的坎肩。腰间喜扎三角形绣花巾。节日、喜庆之时,仍有着长衫者。东乡族服饰的演进变化,反映了其社会经济、文化和宗教信仰的变迁。
东乡族的风俗:生育:过去的东乡族女子生育视为污秽之事。如人生孩子,怕人知道,只在屋子里倒上一堆土,生在土上,或生在毛坑、牲口圈中。产后妇女也不能得到很好休息,三、两天后即下地做活,因此,产妇患病的很多,婴儿死亡率很高。孕妇生产时,助产的一般是家里年长的女性和女邻居。胎衣、脐带要洗干净后,挖个深坑埋掉。而且禁止男人进入生育坐月的房间。女人生产后,一般要由夫婿或小叔子到娘家通报生育消息,娘家的母家即来探亲。探亲的时候,须带白面馍馍,油香等礼物。探视产妇,称之为“看月子”,要给产妇和婴儿各送一套衣物。婴儿出生以后,在尚未吃奶以前将阿訇请来给孩子取名字。阿訇不进产房,由家人将婴儿抱出产房,阿訇念《古兰经》,然后从《古兰经》中选取名字。念经时先出现哪一位圣人的名字,就以这个圣人的名字命名。请阿訇起完名字以后,须请阿訇吃饭,散“哈吉雅”(钱),以示感谢。割礼:东乡族习俗,男孩12岁或13岁时要举行割礼。“割礼”,穆斯林称之为”逊奈“,是人生之途上必不可少的一项”圣行“之一,东乡族相当重视割礼。割礼过后,便象征着受礼的人已步入青年的行列,方可以娶亲结婚。礼仪:东乡族人民十分注重礼节并且热情好客。有客人到来,一家之主将率全家出门迎接。来客是穆斯林时,则要互致“色俩目”的问候。来客进正屋后,主人请客人上炕,上炕须脱鞋。女客可不脱鞋,男宾由男主人招待,妇女一概避而不出。男主人陪男客时,一般是站在桌旁给客人端饭添茶,自己不坐也不吃,以表示尊敬。女客则有女主人招待,女客可以与客人同坐同吃,女主人也不与男客会面,客人也不能进灶房,不许自己动手从缸或窖内舀水。东乡人把尊重老人视为人品的标准,是晚辈做人起码的品德。食俗:东乡族热情好客,”吃鸡尖“是东乡人以鸡待客的传统礼节。东乡人在宴席上吃鸡十分讲究,通常把鸡的各个部位分成13个等级,按辈份吃相应等级的部位。在13个部位中,鸡尖(鸡尾部)最为尊贵,一般只有席间主客和年长者才有资格享用。东乡人招待贵客的隆重礼节。东乡人的”端全羊“,并不是将煮熟的全羊端在席上,而是按全羊的部位,脖子、肋条、前腿、后腿、尾巴渐次用碟子送上,较讲究的人家待客,有时还先把肺肝炒熟上菜,民间称为”客巴布“。”前头的客巴布比后头的肉香“,这是东乡族民间流传的俗话。平伙:雪天农闲时节,十几个情投意合的小伙子聚集一起吃平伙,宰羊炖肉,大家边吃边聊,海阔天空,其乐融融。据说,这是东乡族先民们早期狩猎时的一种吃肉习俗,流传至今,相沿成俗。沐浴:东乡族是一个爱整洁、讲卫生的民族。俗有”阿布得斯,是人身上的甲胄“的俚言,阿布得斯,指沐浴,有大净与小净之分。小净每天都洗,保持口腔、鼻孔、耳朵、脸和手脚的干净,大净一般一周洗一次,洗大净多用吊桶。洗大净前先洗小净。尔后从右到左,从上到下依次淋洗。这样洗3次,然后用洁净的毛巾擦干净。未婚前的少年一般40天洗一次大净。每逢古尔邦节、尔德节、送葬都要洗大净。在干旱缺水的东乡,水贵如油,生人登门要求换水洗大、小净,即便是素不相识的过路人,也不能谢绝。
关于网站 | 广告服务 | ag8亚游vip|HOME | 合作链接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18 中国卫星ag现场厅|开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